最新消息:木鱼全职网赚创业8年,知名实战派,专注提供网上赚钱项目交流技术方法及最新网赚项目分享!

公司倒闭了,我还要给家人朋友一个交代

网赚交流 木鱼 24浏览 0评论

在我们与本文作者约稿时,他一再强调自己不是做文字工作的,没有文字经验,怕写不好。

等到真正看到他的文字,我们觉得之前都多虑了。

再好的文字经验,也抵不过真实的生活经验。

这位老哥的创业实录写得挺real,希望在这个特殊时期对大家有所启发。 

先说说我自己吧,92年我出生在中部一个落后小山村。

据我妈说,我出生时交通很落后,没有车,摩托车都没有。我妈生产时候反应很大,被我家人和邻居抬几百米到江边坐船到镇上,再抬下船、抬进医院。

我小时候,如果不出去打工,全家一年的收入也就十来担谷子,50元一担;几十根毛竹,1块钱一根;然后卖点菜,一年几十块;杀头年猪,千把块。加起来不到2000块收入。

有一年,我家大丰收,种出一个40斤的大冬瓜。我妈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准备挑去集市卖。冬瓜用箩筐装,不能切开,切开怕不新鲜,所以我妈在扁担另外一头装了40斤砖头保持平衡。

我们哼哧哼哧坐船去集市。后来冬瓜被开饭店的看上,5分钱一斤买走了,一共赚了2块钱。

卖完后,我妈又把40斤砖头分进2个筐挑回来。

我当时读小学五年级吧,还出不上什么力,帮不上我妈什么忙,只记得我妈又累又高兴。

那几年,父亲在顺德打工不能回家,有一年我妈因思念而患病,精神分裂症。我爸回来后,带着我妈治病治了两年多,家里一贫如洗。

从初中到工作,一共10年,父亲对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要志诚(大概诚实懂事的意思),钱要省着花。就这两句。

原生家庭的成长环境对我最大的影响应该就是:我见过底层,见过市井,见过得病无钱医治的爷爷外公在家等死,见过滥赌成性在家打老婆孩子的农村汉子,见过犯罪坐牢十年不回家的邻居。

我也庆幸,庆幸走出来了。

我从那座大山来到了城市,来到了大城市上海。 

在上海,我经历了更高的平台,遇到了贵人,遇到了很多朋友。

因为平台不一样了,我也见过华灯璀璨,见过酒绿灯红,也去过好几个国家、见过异域风情,见过很多已经上岸的CEO,不管他们做的生意是不是上得了台面。

我也跟好几个TOP20互联网公司Boss合过影,还被一个超级大佬指点过。他那么几句随口敷衍小辈的话却让我受宠若惊,恍恍然有几次,我真以为自己跨越了阶层。

生命中过去的20多年里,我曾经救过三条人命。有时候会想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所以回头看,我所经历的那些好的,是不是就是我救人命带来的福报?

它们或许并不属于我本来应该所处的身份和地位,也终有一天会失去。

2018年,在有所积累后,我选择手游研发创业这条路。

创业的初衷是我已经有过6年的从业史,以及单月千万、累计上亿流水的项目经验。而事实上,与大众的想象不同,这可能并不是一个容易成功的方向。

恰恰相反,这是一条狭窄而拥挤的赛道。经历了几年高速增长的游戏行业,早已成了竞争泛滥的红海。

这个行业早已经不像几年前那样——简单的策划案就能吸引投资人目光。小的团队和公司很难通过一个项目迅速成长为头部,因为腾讯等大山横亘在前,几乎垄断了绝大多数行业资源。

而彼时国家层面的版号限制,更是将更多同行逼上了绝路。行业高速增长还带动了人力资源成本飞速上涨。

在创业之前,我在工作了4年的老东家任职,title是项目总监,负责整个团队的开发及运营。

老东家是一家老牌游戏研发公司,已经有9年的历史。但是公司经过多次拆分,到2017年中旬,只剩下不到20人的团队。

当时我们立项一个ARPG游戏项目,计划开发和运营成本300万元。立项不久后,老板对行业前景不看好,调整预算到100多万元。最后我们只能削减功能,上线后正好遇上版号危机,不能收费。直到2018年初版号下来,而那时产品已经错过最佳推广期,最终堪堪收回成本。

大部分国产游戏产品本就是生命周期短、不能长期持续创造稳定现金流的产品。 

经过此事后,老板在5月份暗示我要解散团队。我也就是那时候开始接触包括机构和个人在内的投资方。

2017年底,腾讯小程序上线,2018年初已经初具规模。正是如此,我选择在小游戏研发这个道路上进行立项出击。

在行业内也有多年的资源,最终决定投资团队的有三家,有两家都是带团队到对方公司办公,相当于内部孵化。考虑后,觉得自己容易丢失团队自主权,遂选择了第三家——一个个人投资方。

投资人在外地,除了谈论好财务审核外,不干涉我公司的立项及运营。谈妥后我实际占股40%,其中工商登记20%,投资人代持20%。我把其中10%股权给了合伙的技术。

而就是这个财务权,给未来的自己埋下了祸根。

投资人当时愿意投资300万元,前期先到100万元。每个月按照需要的资金通过资方个人账户转过来,我们的营收在足够支出的时候就不增加。

在确定好资金后,我也跟团队几个跟我比较久的同事谈创业的事情,最后确定出来的有5个人,还差一个比较重要的技术。这个技术是一年多前在我团队离职的,已经跳槽在一个小公司当主程,最后邀请了4次见面。在我向他承诺了很不错的待遇后,他接受了我抛出的橄榄枝。

终于到了2018年8月,在我26岁生日前2天,公司开业,我的创业历程正式开始了。创业初期,团队没有人事,这类事情我都亲自负责。 

△ 公司刚开张时,两个好朋友送的发财树,现在一棵已枯

每个员工的社保公积金我都需要反复在区行政服务中心、镇服务中心、社保中心、公积金中心跑,财务找的代理记账,还要接受各种培训。那时候就感觉到创业实属不易。

作为一个研发从业者,我可以加班,可以熬夜。但是跑一些行政工作真的很难得心应手。

业务上我需要负责产品立项、策划案的写作,甚至一些前端工作。另外还需要自行联系商务,市场渠道,还要去了解商业化和运营。

那时候工作强度也很大,比自己在老东家打工的时候忙碌太多了,虽然我自己本身也是研发和运营有比较丰富经验的。但是彼时开发的项目是完全新的领域。

开业第一个月,我们开发了一款宇宙风格 io 类休闲游戏,玩家操控天体去吞噬其他用户的天体,从而不断壮大自己。付费点是主角(天体)养成线和皮肤的收集,以及技能等。 

△ 类似的游戏类型

上线第一个月,我们联系到了一个同城的发行公司代理运营,由于对方也是初次进入这个行业,没有太多的资源和经验,加上双方的磨合沟通不足,最终在坚持2个月后,仍然没有达到理想的DAU(日活跃用户),只能遗憾收回。

在2018年底联系了一个海外发行商,翻译成7国语言后上架海外。由于团队人员较少,我们只做了翻译本身的工作,没有配合做更多的本地化,加上发行拿产品主要是白嫖(没有给到预付),我们积极性也差,精力投入也不足。

这个主要也是初次创业在市场运营上的经验不足导致出现各种错误决策。最后上线GooglePlay、AppStore、Instagram但是都没有太好的数据。

由于较长的工期,我们这个项目前前后后净亏损约30万元。

到了2019年我们先后又开发了10来个项目,都没什么利润,基本上都是开发好了没法顺利上线运营,只能自己上平台跑一些白嫖用户,带来的收益也小的可怜。

为了创造现金流,我们只能同时做一些外包性质的活给自己带来了一点营收。

这几年手机小游戏市场基本上就是群魔乱舞,大家都在抄袭外榜,因为那就是风口。

外榜产品就是金字招牌,就是收益,只要你美术做的比他有特色甚至不需要美术更优秀,只要你抄袭过来在国内上线,渠道就会认,就会推,就容易成功。那两年只要抄袭的研发,尤其是抄袭的迅速的研发,多少都赚到了第一桶金。

我本着一丝从业者的情怀和那点可怜的自尊至始至终没有放下身段,而是选择原创开发,最后在畸形的市场中劣币驱良币,路越走越窄。        

△ 雷军说过,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2019年的6月是个转折,6月6日核心的技术辞职离开团队。这个技术当时是我们花重金挖回来的,也给了股权,后来我还每个月从自己工资里面给1000元给他作为补贴,持续给了11个月。

到底还是没有跟我一直拼下去。          

△ 我个人给技术每月补了1000元工资,还是没跟我打拼下去

技术提出离职之后,项目开发的进展性明显差了很多,团队内部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执行效率还有大家的预期和信心都打一定的折扣。

6月19日一个项目上的订单定金都支付了又爽约了,直接导致几个月的项目白做。

也是那个月,投资人承诺的100万基本上用完了,公司陷入无钱发工资的境地。

从2019年7月开始,我陆续接触了2个想投资我们的机构,但是无一例外都是想要我带团队重新注册公司,抛弃现有的主体。

然而毕竟原来的投资人投了那么多,这种事情我肯定也是没法做出来的。

最后我直接跟投资人面谈了一次我的困境,坦言想让他增资,把原先说好的另外的200万适当再投一点。经过谈论后投资人答应再增资100万。

一切变得越来越顺利了,公司开始走上正轨。

7月份当月的营收大幅度增长,增长持续到11月。

虽然公司有起色,但是仍然无法实现稳定快速的增长。属于团队很辛苦利润很薄的情况。

11月底开始,我们开始考虑做一款精品向的项目。

做的代价是3个月内营收会跌,但是做好了成功的期望比较大。

立项之前也跟投资人提过,在考虑公司长远发展后,这个项目上马了。

从立项那天起,我们上班995变成了9106,甚至更晚。

元旦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开始,我们连续上了9天班,然后是2天周末,再到年前22日,跟同事调侃道我们连续2个999上班。 

去年年底,新闻爆出很多创业互联网公司倒闭,光创业做电商的团队就有数十个,而很多公司也爆出裁员消息。这波互联网经济寒冬已经覆盖到很多从业者。

有人寒冬,就有人生机勃勃。12月初,正是各大企业开年会的日子,尤其是互联网各大厂,高层撒钱不手软,员工项目分红和各种年会奖金也拿的开心,大家过了一个丰收年,准备在春运后陆续返乡光耀门庭。

也是那个月,我的投资人让我带公司去他的城市开年会,我说今年业绩不太好,年会就不开了,婉拒了。

业绩不好的背景是我公司在2019年上半年持续亏损,下半年勉强养活团队,公司账上的钱实在是不多,不多到可能没办法支撑大家的年终奖了,所以年会开的意义也就不大。 

2020年1月14日,发工资的前一天,那天正好打算介绍一个朋友去见另外一个同行老板谈新年三方合作的事情,结果吃完饭我从商场出来直接摔了一跤,直接踝关节扭伤,结果当天朋友带着我在五医院坐了一下午,急诊挂号拍ct,连约好的一起要见的老板的时间都差点耽误。

那一天老板的助理带着几个人在园区门口接我们,然后看着刚下车的我金鸡独立跳进园区,跳进办公室。

我一直觉得那件事是个很坏的征兆,同我办公室发财树枯死一样,预示着我即将到来的霉运。

辛苦工作到1月15日那个该发工资的日子,我早早做好当月账目和工资表发过去,投资人那边财务反馈说老板在外出差。当时也没有当回事,因为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一直到18日,工资发下来了,但只发了一部分,剩余一部分一直没有打款过来,我电话给投资人打了几次也没有接,微信也没有回复。

到20日我终于联系到了投资人。投资人说投资失败,他自己的项目已经烧了2000多万,可能这次的工资发不出来了,后面的也需要自己想办法。再后面沟通也没有反馈了。

我们被抛弃了,这次我开始慌了。

作法人和企业负责人的我,可能需要自行承担已经产生的1个月的工资以及接下来的房租。

我们公司原定22日放假,21日最后一天上班,21日一大早我就买高铁票到投资人所在的城市想要当面沟通。

最后被告知对方已经放假了,扑了个空。

临时回来我只能从自己账户上转出资金到公款账户给大家发工资。

我也是那天开始联系同行,找资源看看有没有人愿意投资,试图找到解决方案。此时我已经愿意将自己的团队完全独立出来重新注册公司。 

△ 事业是男人的春药,创业却是很多男人的毒药

自己创业和打工是完全不一样的,作为一个团队负责人,你只需要保证产品的正常开发保质保量完成,保证上线正常运营和盈利,但是作为一个企业负责人,你需要面整个企业每一件事情,甚至包括采购生活物资甚至包括员工的生存和生活。

我自己的2019年经历了很多,新婚,孩子出生,沪漂卖老家房子在上海买房。作为一个企业负责人来说,也算是殚精竭虑付出诸多,创业一年多来,基本上很多因公开支,如服务器支出,软著等资质成本,差旅,团队聚餐拓展,都是自己掏钱,也没有向公司报销过。

2019年自己也有些别的投资和收入,不需要花太多精力,不会影响自己主业。所以在经济来源方面没有太大压力,只是买房一下子掏出那么多钱,还是欠了不少钱。

而且现在再融资也不容易,而且时间也太紧张了,投资人没有提前跟我说。

如果举债撑3个月,一旦项目没有成功,我自己就要背负几十万的外债,

如果我孤身一人我是毫不犹豫去拼的,但是背后还有老婆孩子,说实话我实在有些犹豫。

对团队我也很愧疚,当时兄弟们跟着我出来,工资不算太高,当然也不会非常低,基本上是中等偏上一点,没有营收的第一年也都加了薪,都是希望能成功项目大家一起飞黄腾达,结果过去一年半了项目依然没有什么起色,今年年终奖也没有发。

2020年怎么办,我想我会选择继续创业下去。

继续选择创业,也是给自己,给家人,给团队一个交代。

人在经历逆境的时候,容易矫情一下,这长长的一段就算我矫情的梦呓吧,事情还是需要解决的。

这几天在联系各种同行看看有没有人投资,如果一切不顺,我会选择跟园区沟通用房租押金(3个月房租)继续待几个月,或者选择去我家办公。

然后愿意跟我拼的核心成员降薪入股重新注册新的公司。我会再扛1-2个月(成本能控制在15万内)。 

希望这股霉运能到今天为止,因为我们产品新测试数据还不错,应该有机会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我下定决心要活下去,活下去才有机会翻盘。

明天我就会带着核心成员重新注册公司,希望一切都有新的开始。

就像这场疫情一样,拐点到了,会越来越好。

乌云散去,艳阳高照。

转载请注明:木鱼博客 » 公司倒闭了,我还要给家人朋友一个交代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