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木鱼全职网赚创业8年,知名实战派,专注提供网上赚钱项目交流技术方法及最新网赚项目分享!

繁华落尽的香港和梅开二度的海南

网赚项目 木鱼 17浏览 0评论

上世纪80年代。

当罗大佑走在香港的皇后大道,他开始思考这座城市的前途与命运。

之后,他创作了两首歌。

一首是后来家喻户晓的《东方之珠》,另一首是《皇后大道东》。

在《东方之珠》中,罗大佑饱含深情地唱道:

东方之珠整夜未眠,

守着沧海桑田变幻的诺言。

……

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黄色的脸。

这首歌我们都能听懂。

但那首《皇后大道东》,却有点“不知所云”:

要靠伟大同志搞搞新意思。

照买照卖楼花处处有单位,

但是旺角可能要换换名字。

……

皇后大道东上为何无皇宫,

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涌。

作为罗大佑的“中国三部曲”之一,《皇后大道东》堪称寓言诗,它有着罗大佑对香港历史的追问和对现实的反思,几乎每句话都有深意。

1991年,这两首歌同时被收录到罗大佑的专辑——《皇后大道东》

而彼时的海南岛,正上演着另一番“人如潮涌”的景象:

数以万计的淘金者渡过琼州海峡,在海南岛开启了比香港更为疯狂的“楼花年代”。

香港与海南,两地相隔700余公里。

一个繁华,一个蛮荒。

但历史让它们有了两次相遇的机会。

1

第二次相遇

前段时间,有两个名词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一个是“地摊经济”,

另一个是“海南自贸港”。

前者被炒得火热,后者却应者寥寥。

但我要告诉你,后者对我们的影响,可能会更加深远。

情况是这样的:

6月1日,发改委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要在2025年之前完成海南自贸港的整体建设,全岛封关,执行零关税。

于是有人预言,作为“后浪”的海南,不仅会成为“第二个香港”,也许还会把“前浪”香港拍在沙滩上。

这些大家也许都有所耳闻。

其关键信息,是国家要在2025年之前把整个海南岛给封闭起来,使其经济自成一体,实施“一线放开,二线管住”的政策。

什么叫“一线放开,二线管住”?

意思就是说,在海南与境外之间,将设立开放的“一线关”,境外货物可零关税自由进出。

一句话:进口免关税

而我们从内地去海南,则需要过一道“海关”,类似于当年深圳的“二线关”。

货物从海南进入内地,需征收关税,但每位中国居民每年有10万的免税额度。

10万额度?

大家都知道,内地居民去香港购物,每次也只有5000元的免税额度

 ▲80年代的深圳“关内”

这简直是个爆炸性的新闻。

因为这意味着一旦计划顺利实施,海南岛将成为中国新的自由港。

其经济独立性将和香港达到同一水平,成为比深圳还要特殊的经济特区。

和香港一样?

比深圳还特殊?

很多人一听就亢奋了。

一想到在未来的海南岛,我们可以像在香港一样买到免关税的化妆品、汽车、奶粉……

而且因为允许撤掉防火墙,我们将可以在这里自由地登录google、脸书、油管……这能不激动?

2020年,海南和香港被相提并论。

这是海南与香港的第二次相遇。

2

第一次相遇

海南与香港的第一次相遇,发生在32年前。

也就罗大佑站在香港的皇后大道,思考着香港的前途与命运的那个年代。

1988年,中央决定大力开发海南。

为此,中央还把梁湘派到了海南主持工作。

梁湘在此之前任职深圳市长和市委书记,曾一手创造了“深圳奇迹”。

赴任海南后,他首先提出的是海南应脱离广东,独立建省,并成立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

同时,他还首次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构想:

效仿香港,使海南成为自由港!

当时香港尚未回归,大陆打造自己的自由港,应该是有其考量的。

结果自由港政策一公布,嗅觉敏锐的人们便揣着本钱和发财梦,纷纷南下。

当时场面有多壮观呢?

据说当时广州发往海南的车每几分钟就有一班,三四个司机轮换开,一路不停,抵达海南后又立马掉头,几乎不分昼夜。

▲ 80年代南下深圳的现象,也蔚为壮观

但这些人抵达海南后,便傻了眼。

摆在他们眼前的海南,几乎还是一片蛮荒,满眼的庄稼,没有工业,商业更是落后。

别说发财,连糊口都找不到路子!

傻了眼的,还有当时的海南政府。

当时有上千亿资金涌入这个海岛,但在招商引资方面,当时的海南政府并没有明确的思路。

在此情形之下,很快就有人失落而返;

也有人不甘心,他们宁愿留下来摆地摊卖报纸蹬三轮,也不想空手而归;

但也有人确实在海南淘到了金。

而他们几乎都在干一件事:

炒房子,炒地皮。

数十万淘金者带来的上千亿外来资金,很快就在这个落后的岛屿开出妖艳的花:

从1989年开始,海南的房价开始飙升,从几百元一平米暴涨到了几千元一平米。

而那时当地的工人工资,每月也就一两百。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冯仑、潘石屹等后来叱咤地产界的大佬,也闻风来到海南淘金。

只不过,他们那时还是穷小子。

冯仑、潘石屹、易小迪、王功权、王启富和刘军,这6个后来被称为“万通六君子”的年轻人,当时的平均年龄才24岁,创业资本只有3万块。

但他们随便倒卖农田里的几栋小别墅,利润就不下百万。

但当时最快的暴富手段,还是炒地皮。

冯仑后来回忆说,一些从北京南下的人,靠政府背景拿到一块地,仅凭一纸批文就可以获利上千万元。

而冯仑等“万通六君子”,当时也正是从政府部门辞职出来,他们通过倒卖批文、炒作土地,很快挖到了第一桶金。

回忆起当年,冯仑说:

那个时候几乎是游侠般的生活,江湖日子。


都是生人,谁也不欠谁,不管你过去是怎么样的,海南不相信眼泪,不承认过去,大家都这样。


然后该求人的就求人,没钱了就去蒙,这吃一口,那吃一口,人都没有身份感了。

冯小刚在电影《芳华》中也记录下了那时的海南:

陈灿在海南炒房地产炒得风生水起,而在海南老老实实蹬三轮的刘峰,一个月只能挣300块。

▲ 影片《芳华》

当人们还沉醉在汹涌迷乱的发财梦中,有人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用冯仑的话说,就是“海南的好景长不了”。

于是他们6人果断撤离。

而那些继续留在海南的人,将迎来一场幻灭。

果不其然,到了1993年下半年,海南楼市的泡沫破裂了,留下无数的烂账和烂尾楼。

有人就调侃:

海南有三大奇景,天涯、海角、烂尾楼。

这片淘金的热土,这个冒险者的天堂,转眼之间竟然成了韭菜的万人坑。

上万人就这样成了房地产行业击鼓传花的最后一棒。

有人卷款潜逃,有人一夜之间负债累累。

海南把房地产彻底玩砸了。

3

疯狂的1984年

1993年之前的海南,人们不相信眼泪;

1993年之后的海南,人们的眼中噙满泪水。

那时的海南,处处是烂尾楼,大量银行资金成为坏账,三角债和各种经济纠纷让这个岛屿再次陷入蛮荒。

但这并不是海南,第一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海南当年的烂尾楼

其实早在1984年,海南就有过一次“逆天改命”的机会。

1984年,邓小平在南方视察之后,就决定开放沿海14座城市,海南也成为了开放的重点区域。

国务院曾经批转过一个文件——《加快海南岛开发建设问题讨论纪要》,其中就明确指出,允许海南进口所需消费品。

当时的海南行政区党委书记雷宇“激动得夜不能寐”。

他盘算着:

“海南岛要发展,必须要有原始积累,靠什么呢?

靠中央?很重要,但不够。

靠外援?不可能。

有一快捷的办法是自己‘草船借箭’。”

而他能想到的“草船借箭”,是进口汽车。

因为和其他商品相比,汽车属于暴利行业。

并且,他有意忽视了《纪要》的后面一段文字:

“上列进出口物资和商品只限于海南行政区内使用和销售,不得向行政区外转销。”

他决定冒险,把进口车转卖到大陆。

“进口1.3万辆转卖到内地,赚两个亿就行了。”他当时是这么想的。

但他万万没想到,一切即将失控。

从1984年6月起,大量嗅觉敏锐的商人,从全国各地涌入海南岛。

一时之间,岛内人人争跑批文,个个倒卖汽车,因为弄到一张批文倒卖一辆汽车,就可以赚上万元。

那个炎热的夏天异常“诡异”。

在海南岛,连幼儿园的小孩、扫地的大妈、路边的商贩都在谈论汽车。

汽车如潮水一般涌入海南岛。

光天化日之下,当地的工商局为各路买家办理“罚款放行”手续,只需罚四五千元,盖上公章,这辆车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出岛。

贪污、行贿、套汇……各种作奸犯科之事,也不断滋生。

但纸总是包不住火的,尤其是火还烧得那么猛,那么烈。

当年9月,海南的异样就引起了中央的关注。

次年,雷宇便被撤职。

当时的行政区委常委、组织部长林桃森,后来也被以“投机倒把”罪判处无期徒刑。

海南的热闹与繁华,就此昙花一现。

只不过在很多年以后,我们依然可以在大江南北看到一些挂着“粤字”牌照的高档走私车,它们见证着海南往日的疯狂。

4

海南有没有“把好牌打成烂牌”?

在短短几十年间,海南就有过两次疯狂。

一次是1984年的汽车走私,

一次是始于1988年的房地产泡沫。

前者的余波一直延续到2000年的赖昌星走私案;

而后者留下的无数坏账和烂尾楼,即使是中央出手,也用了近二十年才消化掉。

直到2009年,海南经济才开始缓过劲来。

但此时香港已经回归,而且经济陷入了低迷,若此时再把海南设为自由港与其争利,显然已不合时宜。

于是在2010年,海南有了新的战略目标:

搞国际旅游,成为东方的夏威夷!

但结果呢?

“东方的夏威夷”的口号一喊,国际旅游没有搞起来,房价却被炒上了天。

海南没有成为“东方的夏威夷”,

倒成了“东北人的夏威夷”。

 ▲老人团在海南

而海南的GDP呢?

还在垫全国的底。

比它差的,就剩青海、西藏和宁夏3个穷兄弟了。

这30年来,“海南”与“房地产”之间,仿佛打了一个死结。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海南就流传的一句话:“要挣钱,到海南;要发财,炒楼花。”

那是海南房地产业最疯狂的时候。

“楼花”的说法来自哪呢?

正是源自香港。

这是香港地产商一项伟大的发明——只要缴纳最低10%的订金,就可以锁定一套房。

在香港炒楼最疯狂的年代,人们为了抢新开盘的楼花彻夜排队,甚至大打出手。

因为只要抢到了,倒手一卖就是200%、400%的暴利。

▲罗大佑在《皇后大道东》里唱着:“照买照卖楼花处处有单位”

为什么海南好的不学,偏要学香港人炒楼花炒房子?

我们还是回到历史语境,来拷问一下:想打造自由港但底子薄的海南,能向“前浪”香港学点什么?

学做制造业?

不好意思,香港的加工厂已经交给了深圳,还轮不到海南。

学做航运贸易?

抱歉,英法美等国只认香港,而且香港的地理位置还更优越。

学做金融?

呵呵,实在是想多了。

海南想来想去,就只剩走私和炒房了。

走私这条路显然没法再走,这可不就剩炒房了么?

假如不炒房,就只剩下黄赌毒了。

别觉得我在开玩笑,当时海南的民间舆论确实对改革停止表示不满。

很多人觉得,海南完全可以不走寻常路,比如说放开黄赌,学习澳门越南墨西哥,这样海南很快就能赶超香港新加坡了。

这难道不是在开国际玩笑?

▲美剧中的墨西哥毒枭

32年前,海南就是冲着建设自由港去的,最后失败了。

有人说海南自改革开放后就一直以政策宽、胆子大、路子野、干预少而著称,结果一手好牌愣是打成了烂牌。

而我倒是觉得,那时的海南压根儿就没有一手好牌。

天不时,地不利,就剩下好政策。

这算哪门子好牌?

5

海南还有戏吗?

海南还有戏吗?

这是个好问题。

前些天,当海南要打造自由港的消息一传出,人们显然已不像30年前那般激动。

毕竟,海南已经让很多怀揣着发财梦的人瞎激动了两次。

大家又不傻,吃一次亏,上两次当,第3次还能往里跳?

于是这些天,面对这样大的一个新闻,媒体却显得异常冷静。

设想一下,这消息若放在30年前,此时的海南不早已人头攒动?

对于海南的前途命运,如果你问我怎么看?

我会说:明日之海南,绝对不是今日之海南。

我为什么敢这么说?

▲海南

我们不妨先来聊聊,香港为何会成为今日之香港?

香港的特殊性,正如外交学院施展教授所言,香港的意义在于它的二元性:

一方面,它是中国这个大陆法国家不可分割的领土;

另一方面,它又和整个海洋世界分享着同样的普通法秩序。

这种二元属性使HK成为中国连接世界的枢纽。

于是有人说,香港是毛主席留下来的“气”。

“气”是围棋中的术语,有“气”棋子才有生命,所以下棋都讲究“留气”。

当年毛主席不顾苏联、美国反对,没有划江而治,而是让百万雄师过大江,统一了全国。

解放了广东全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为什么不继续挺进?

无非是考虑到香港的特殊地位。

▲1949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开进深圳沙头角,国民党有的投降,有的逃走,沙头角和平解放

香港是英国曾经的殖民地,延续了英美法系,西方国家的投资者比较适应(世界几大金融中心全是英美法系)。

这一点即使同样拥有自己货币的澳门,也无法替代。

因为澳门曾经的宗主国是葡萄牙,而葡萄牙属于大陆法系。

无论是在文化上,还是意识形态上,西方国家天然地更亲近香港,而不是上海、澳门、深圳……

从这一点看,当年小平同志提出的“一国两制”,堪称绝妙。

既然如此,那海南还有机会吗?

我认为有。

2020年5月30日凌晨,特朗普宣布对香港政策变化,“将采取行动,取消香港作为中国一个单独的海关和旅游地区所享有的优惠待遇”。

而放眼全球,“反全球化”成为了新的趋势,贸易保护主义抬头。

2016年英国的脱欧和特朗普的当选,更让保守主义甚嚣尘上。

在此背景之下,加之这一年来香港自身的不稳定因素,作为一个自由港,香港势必受到影响。

那海南呢?

有人说,国家是想让海南取代香港。

我倒不这么认为。

如果说香港对接的是英法美等西方国家,那么海南所肩负的使命,应是开辟“第二战场”——东南亚。

也就是说,未来的海南所辐射的,主要是东南亚的东盟国家。

从目前的数据看,东盟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

2020年,当中国与欧美日本等国贸易份额下降时,和东盟的进出口数据却逆势增长。

东盟和中国的贸易已占世界贸易的13%,成为一个涵盖11个国家、19亿人口、GDP达6万亿美元的巨大经济体,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海外市场。

而越南能否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

菲律宾能否迎来下一波繁荣?

印尼能否好转?

这些都是未知之数,但考虑到全球目前的形势,它们确实值得期许。

▲东盟各国

所以海南赌的不是香港的命运,而是一种新的世界格局

比如说,以美国为核心,以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为辐射半径的全球资本体系,这种格局能否被打破?

香港和海南,不是谁赢谁输的关系。

而是国家留的两口“气”,倘若你懂围棋,自然也明白两口气意味着什么……

6

海南何去何从?

有人问我,既然海南迎来了新的历史机遇,我们老百姓能不能搭上这艘将要出海的航船?

我们大可以预测一下海南未来的走向。

从免关税,以及每人每年10万的免税额度上说,海南不仅可以大力发展转口贸易,也可以打造成“购物天堂”。

“购物天堂”的另一面,是“旅游胜地”。

既然来购物,总得顺便吃喝玩乐吧?

如今的香港、迪拜,不就是这样么?

 ▲香港

当然,海南作为超大面积的亚热带海岛,它的旅游资源要比香港多得多。

同时,此次国家还给了海南另一个重要的政策支持:

 “对鼓励类产业企业生产的不含进口料件或者含进口料件在海南自由贸易港加工增值超过30%(含)的货物,经二线进入内地免征进口关税。”

啥意思?

意思就是,如果海南本地的企业,把免税进口的原料加工成商品,只要增值30%以上,就可以视为海南本地商品,进入大陆可免关税。 

比如说零关税进口的带鱼,在海南加工成罐头,只要增值30%以上,就可以免关税进入大陆。

这条政策的红利简直不要太大!

这要是早几年说,埃隆·马斯克未必会特斯拉工厂建在上海。

地广人稀,工业底子薄的海南,在这个政策的刺激下,中转加工行业势必趁势而起。

在不久的将来,“工业重镇”的行列,也许就有了海南的一席之地。

▲海南港口

其他的利好消息还有很多,比如对鼓励类产业,按15%征收企业所得税,对高端人才,个税税负超过15%的部分予以免征。

这些对于企业和个人来说,也有很大吸引力。

当然,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香港也不是一二十年就跻身“亚洲四小龙”之列的。

所以,那些嚷嚷着让海南十年赶超深圳,20年取代香港的人,扯淡的成份更多。

之前的海南,就连续两次吃了急功近利的亏。

这样的亏,海南不能吃第3次了。

为了避免海南重蹈“房地产泡沫”的覆辙,2020年3月7日,海南宣布:

“对在海南已经拥有两套及以上住房的本省户籍和常驻居民家庭,停止向其销售安居型商品住房和市场化商品住房”。

并且表示:“新出让土地建设的商品住房,实行现房销售制度。”

在此限制政策之下,海南的地产公司开始收缩海南布局,大量的地产企业撤出了海南的分公司。

从这一点可以见得,当地政府确实是吃一堑长一智了。

前些阵子还有条新闻,说海南政府正号召全省上下公务员学英语。

瞧,他们已经为“面向世界”做准备了。

由此也可看出一个政府想要推动改革的决心。

当然,海南未来究竟能走多远,不是我这篇文章就能完全定义的。

以我的经验,政策是好政策,但政策如何落地,却更为关键。

但是,无论怎样,海南的未来,都非常值得期待。

罗大佑曾说:

“你可能不知道,香港是全世界惟一在天空有老鹰盘旋的大都市。”

而我希望的是,未来的海南,也有苍鹰在空中盘旋。

众所周知,良叔非常关注宏观面,这是我们普通人享受时代红利的不二法则。

所以,如无意外,我下个月将会去海南实地考察。

之后,会写一篇考察后的文章,再给大家奉上。

在这之前,大家有什么想了解的问题,可以在留言区告诉我。

 ▲海南的度假酒店

转载请注明:木鱼博客 » 繁华落尽的香港和梅开二度的海南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